我是誰、我在哪?
其實當你想起這些時,這些就不再重要。

因為你能做的,是創造這一切。

藝術家

跩哥藝術家設定,本篇沒有任何的小榮榮
繁體中字注意

———

金髮男子總是夢見一個人。
他知道自己喜歡他的,但總惡劣的對待他。

一次次在夢裡看見他像冬陽般的笑容,
一次次在夢裡看見他心死了一般的悲傷。

「衛斯理,別哭…。」「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在一起,梅林跟我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。」紅髮男子甩開了自己的手。

然後他醒了。
又一次夢到了。

凌晨五點,他知道接下來的夢境,也不打算去面對那個夢境,他乾脆選擇了醒來。

每一次的夢都是重複的,從一開始的互相敵視,慢慢變成了相愛,最後凋零。

倫敦的天氣總是陰天。
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的呢?他不記得了。
他隱約記得昨天是晴天,然後下雨了。
溫暖消失了,只剩下了冷冰冰的自己。

畫室裡的圖藍藍綠綠,中間卻擺了個紅髮男人的肖像,那張圖改了好幾次了,顏色不停的堆疊上去。

側頰的淚液抹了上去又塗掉,希望紅髮男子笑著但常見的卻是對方悲傷的模樣。

怕畫壞了,但想看他笑著。
像是雨過天晴的太陽。

倫敦的晴天什麼時後到呢。
我的太陽什麼時後回來。

评论(1)
热度(8)

© 解雨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